边界猎手|用什么唤醒被遗忘的世界角落?

阅读  ·  发布日期 2018-10-25 09:50  ·  边界小边
 

悬挂的诗句会与远处的艺术作品《棚田》

 

第七届“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”(Echigo-Tsumari Art Triennale)于2018年7月29日至9月17日举办。这是一项在新潟县越后妻有地区的山村、梯田、村落及废弃学校等场所开展的三年一度的艺术节活动,也是以艺术为媒介的一种全新的地方创生形式。

 

越后妻有位于日本北部,穿过县界的隧道,距离东京大约2小时车程,这里是日本少有的大雪地带。包括新潟县南部的十日町市和津南町在内的760平方公里的土地,有200多个村庄。这是日本最偏僻的乡村,因为冬季被大雪覆盖,交通闭塞,这里人口稀少、经济落后,老龄化、空心化问题严重。

 

山峦叠嶂的越后妻有

 

“越后妻有”,日文正意为“被白雪覆盖着的村落”,“妻有”更有远方、尽头之意。川端康成在《我在美丽的日本》中所回忆的,“寒风从西伯利亚越过日本海刮来”。这里暴雪成灾、人口稀少,高龄化现象严重,年轻人们纷纷离开越后妻有。

 

出生于这里的北川富朗觉察出这种衰败,试图用艺术,激发这片土地所潜藏的巨大活力。于是他用18年的坚持,打造了“大地艺术祭”这个漫长的项目。在越后妻有,人烟稀少的村落、森林,以最有魅力的艺术形式向世界发出声响。官方表示,希望“以农田作为舞台,艺术作为桥梁,连系人与自然,试图探讨地域文化的承传与发展,重振在现代化过程中日益衰颓老化的农业地区。”

 

 

2000年,北川富朗邀请来自世界各国的艺术家来到越后妻有,以这里的土地为灵感进行创作,举办了第一届大地艺术祭。从此之后,每隔3年,几百位世界顶尖艺术家就会相聚在越后妻有,和村民、志愿者们一起创作艺术作品。

 

中国建筑师马岩松 + MADArchitects,《光之隧道》

 

Pascale Marthine Tayou, Reverse City

 

艺术品散落在村庄、田地、空屋、废弃的学校等广阔土地上。艺术家们在艺术节中为自然、大地所创作的作品,一部分也被完好长久地保留在了此地,让艺术真正成为了“大地的一部分”。既充满当地风土人情,又与大自然及社区息息共生。

 

草间弥生,《花开妻有》

 

Christian Boltanski &Jean Kalman

《最后的教室》

 

这对当地有何帮助?

 

在2015年第六届艺术节,带动了周边110个村落参与,据日本经济研究所数据,艺术节经济效益达50亿日元。其间,有51万人来此参观游览,仅从门票和周边商品贩卖上就覆盖了艺术节运营成本的80%。每届艺术节后,部分适于保存的优秀作品在此驻展,成为乡村公共空间的一部分。

 

废弃的房屋,被遗忘的学校、梯田,纷纷被改造变成新的空间,因为大地艺术祭,经济收益大为增长。同时,也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户外艺术节,最成功的艺术改变乡村的典范。

 

中国艺术家邬建安,《彩凤》

 

因人口老龄化与迁移,越后妻有产生了大量空置的住宅与废弃的学校。若放任这些废旧建筑物不管,人造物给自然带来的划痕或终将挑起二者间的争锋相对,改造与二次利用是最好的选择。在大地艺术节的参与下,大量废弃之地被重新利用,变成了餐厅、宿舍和展览空间。

 

相比都市中的疲于奔命,夜可宿在由废弃小学改造的、如集体宿舍一般的三省 House,品尝由主妇志愿者们用本地新鲜食材制作的饭食,以及隔离高速网络数日,都让人有种真实过活的感触。

 

住宿和餐厅

 

 

内海昭子,《为了那些失落的窗》

 

在越后妻有,山谷和森林、村庄和旅店、农人和游客、沙龙和庭院重新成为全部的世界。这里的节奏,是那些信步漫游或驾车梭巡者的节奏,是那些有时间和雅兴去冥想、体验和讲述的人的节奏,也还是诗歌和散文的节奏。

 

对当地村民而言,艺术祭给了他们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。艺术在这里不是目的,而是一种生活方式。在艺术家和村民的共同创作下,与自然共生是一件极其美妙的体验。

 

可长期居住的作品——James Turrell, 《光之馆》

 

如今,大地艺术祭为越后妻有带来了新的活力。这里成为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、水准最高且影响力最广泛的国际性户外艺术节,吸引着无数年轻人前来参观并创作。到2018年为止,大地艺术祭已经举办过6届,历时18年,共有350多组艺术家,在越后妻有的土地上创作了超过900件艺术作品。主办方希望进一步探讨艺术在乡村复兴上的更多种可能,通过反思城市化带来的均质空间,促使人们回望乡村,重新体验乡村的生活形态。

 

对家乡的感情是从何时开始的?很多人认为是离开故土产生思乡情绪的那一刻,但家园意识是与周围环境共生的感情,是天生的也是培养的。中国的城镇化速度越来越快,乡村越来越像城市,但我们仍需要站立在山川郊野中,借此重温还乡的冲动,找到回家的另一条路。

 

 

转载

 

END